忍者ブログ

飯堂君のシノビブローグです!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有什麼非常熟悉的味道出現了。”單手抱著羅布,另一隻手提著長傘撐在地上權當拐杖,雪麗突然停下了腳步。
“誒、怎麼了?”走在最前面青色長髮綁著黑色緞帶的女孩子似的人偶也停下來看著她——與雪麗鏈結得如同真人一般的關節不同、那個人偶身上的每一塊都顯示著自己作為一個人偶的標誌,“馬庫斯的話,不是應該已經習慣了嗎?”聽到這句話,跟在隊尾待機而並沒有編入正式作戰部隊的面具人物默默點了一下頭。
“並不是他……”雪麗顯示出非常疑惑的表情,“不是這種味道。”
“可能是神經過敏吧,畢竟雪麗才來不久,會緊張也是很正常的啊。”人偶女孩向四周望瞭望,找了塊殘破但高度剛剛好的墓碑坐下來。四周都是這樣的景象,荒蕪的土地還有林立的石碑。“真想快點離開這裏。”她小聲嘟囔了一句。
同樣作為人偶,雪麗倒是沒有對這種環境感到厭惡。
“大概吧。”最後雪麗這樣回了一句。看到領隊的大小姐坐下來開始休息,整個隊伍也放鬆了下來,似乎暫時沒有繼續趕路的打算。人偶女孩旁邊剛好有塊坍倒的墓碑,雪麗坐了上去,倚靠著大小姐所在的那塊,臂彎裏抱著的羅布沒有任何動作,她想起了以前門口那條黑狗。無論是在現世還是這個世界,這麼久的搜尋下來還是讓她感覺到了略有些累——當然並不是機體上的疲乏。
「你原本就不會死。」披著白外套的男人說,「你和羅布都是我創造的。」
羅布……雪麗托著人偶狗前肢,輕輕捏了捏。儘管是人偶,不過肉墊的感覺一樣良好。
「我都忘了你是第一次來這裏。雪麗,叫我博士就好。」
「這裏是你的故鄉,就當做自己的家放輕鬆吧。」
「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活著、有什麼意義。所謂創造者不就是和不負責劃上等號的嘛。」
“博士……”明明沒有睡著,一些畫面和話語放電影一樣地出現在眼前。
「你的自我意識有著很好的成長。」
——對啊,現在這樣的景象就是那個的成果吧。
“嗯?”由於離得相當近,即使雪麗是在小聲自言自語,人偶女孩還是聽到了那個稱謂,“雪麗……?”
“博士……是博士的味道。”不明顯,可是大陸上已經開始散發起那種氣味了。他也來到這個世界了嗎?
“博士?”人偶女孩歪著頭,發梢垂到了屈起的膝蓋上。
“沃肯博士。”在將他們從這個世界喚醒的人偶女孩的一再要求下,雪麗簡短地描述了一下她在現世的生活,從自我意識蘇醒到為了修復羅布走上的搜尋之路。
“然後呢?”
“然後……”雪麗停了停,想著怎麼繼續組織語言。
“好吧,今天也休息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就留到下次吧。”人偶女孩站起來拍了拍新得到的裙子,“要快些趕路才行,儘早離開這個鬼地方。”隊伍的大家也各自從休息的狀態調整回來,重新踏上了通往前方的探索。“不過聽起來這個人蠻有意思的。”人偶女孩拉著雪麗的手,從剛才的故事開始她就一直興致勃勃,“好想收進隊伍呢!不、是一定要讓他加入我的隊伍。”
雪麗低著頭走路不知道在想什麼。
“雪麗其實也想找他吧?”
“嗯、有些事必須當面問一問。”
“那麼一起努力吧!”

「必須聽你親口解答。」
「來見我吧,沃肯博士。」

Fin.
=========================================================
大小姐現在正在幽靈騎士頭顱墓。
大小姐70抽都沒抽到博士。
大小姐對博士思念成疾。
博士快來見我吧!

拍手[1回]

PR

1/31最终战(二周年)纪念←你的文和最终战有半毛钱关系……
其实是@阿鬼IDEA太多 大大的图的配文(´・ω・`)
=========================================================

“說起來影時間還真是好用啊。”
“………………”習慣了也就不覺得奇怪了,窗外綠色的光線照在對面少年的臉上,也沒有多大違和感。想當初剛踏上這片土地時初次遇到的景象,現在也染上了熟悉的氣息,似乎每天不經歷這段時間反而覺得異常。
“雖然需要戰鬥的時候會很累,不過晚上不出門的日子不就相當於多出一部分時間來睡覺了嘛。”
“………………”
“但是每次見到你都覺得很困的樣子。”
很想睡,可是不理對方又顯得沒禮貌,畢竟不是討厭的人——其實還蠻可愛的。雖然出現過沒幾次,不過像這樣宣告完「試煉」之後還會留下來扯皮的情況最近也多了起來。甚至有些時候半睡半醒中感覺到有人在旁邊,大概也是這小子吧。
“和我聊天難道比戰鬥還累嗎?儘管確實快滿月了,你是打算把一個月的覺都睡夠嗎?”
“怎樣都好啦。”終於覺得再這麼聊下去自己大概會把人晾著直接睡著,乾脆說了個“晚安”權當禮貌結束了對話。

頭痛。
這種狀態已經持續了三天了,但是三天前發生了什麼異常,他一點記憶也沒有。就像平時一樣到處晃悠然後回家。僅此而已。可是疼痛確實地存在,意識裏的每一次翻滾都像要把大腦攪渾一樣疼痛著。
——必須、忍耐。
已經將近淩晨了,所以就算是為了不影響到鄰居也……啊啊、頭好痛。小傢伙蜷縮在陰影裏。再過一會,希望再過一會就沒事了…………每天每天如此祈禱。時鐘的秒針乾巴巴地跳著。
「6、5、4……」
「3、」
「2、」
「1。」

“喲。”
“誒……?”因為疼痛擠出一點眼淚而不能切實看清事物,不過現在本該空無一人的屋子裏確確實實存在著什麼。
“來玩吧。”
“不、我的頭——咦?”不痛了。看看自己的手再看看終於能看清一點的人影,三天來一直困擾自己的頭痛消失了。
“看,不痛了吧?”和自己一般大的小孩子,左眼角一顆傻乎乎的淚痣——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覺得傻乎乎的。
“嗯……”
“能站得起來?”
“嗯……”說到底最後還是借助了跟自己搭訕的那個傢伙的手。
“來玩吧。”
“嗯……”不知道他從哪里來的,不知道是誰,只是憑著「不是壞人」的感覺下意識就答應了。
“太好了!”那個小孩子一下子就撲了上來,手臂纏在他的脖子上,衝擊力略大。“能答應我真是太好了。”

鮮少在醒來的時候還能看到綠慘慘的光線。看來影時間還沒過,自己也沒睡多久,半途醒來困得要死。脖子上耷拉著一條手臂,如果不是還溫溫熱的大概會被再嚇暈過去。想也不用想是哪個傢伙。
——不過剛才的夢到底是什麼呢?
還沒來得及記住就醒來了。
算了不理了。
單人床略擠,不過冬天擠一擠也不熱。
「晚安。」向著看不到表情的人說了一句,有裏湊又閉上眼睛。

Fin.

拍手[0回]

嚶嚶嚶嚶 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麽!
本來是想寫兔虎的!
結果寫完我覺得是虎兔了多系喲!
想放糖就會手腦皆殘!!!
讓我死!!!
我已經不會寫文了!!!!

====================正文分割線===============================

+T&B+。。。[兔虎兔]

休假到底要做些什麼呢?鏑木虎徹坐在窗邊,旋轉餐廳外的風景華麗得有點無趣,不過好在小楓喜歡。
“這座城市從上方看下去是這樣的啊!”小姑娘興奮地跪坐在椅子上,手掌貼著玻璃窗,是不是隨著餐廳的緩慢轉動挪個位置。
“小楓你看那是什麼?”虎徹指著一個高大的發光體。
小姑娘皺起眉頭,聚精會神努力看了一陣也沒發現什麼蹊蹺。“只是普通的大樓吧!還有那個、那個、那個都是。”似乎被掃了興,鏑木楓坐回椅子上,“老爸真是的,還總是把我當什麼都不懂的小孩。”她單手托腮,嘟著嘴,不過事先總歸是想著外面的燈火的。
幾個月前在這裏也有人進行過類似的對話,不過那個時候百無聊賴看著外面說出“那是大廈。那個、那個、還有前面的那個,總之看過去類似的都是大廈”這種話的是他鏑木虎徹。“不愧是我的女兒呢,真像。”情不自禁就這麼脫口而出了。
“我才不像老爸那麼笨呢!”
“小楓……”一旁的奶奶帶點責怪地出聲阻止。
虎徹伸手在女兒頭頂揉了揉:“小楓當然很聰明。”
“討厭,頭髮都被揉亂啦!”

——大叔你在做什麼?亂揉別人頭髮可不是什麼好習慣喲。
“啊、啊啊!不注意就——”虎徹尷尬收回手,眼鏡青年趕忙把被弄亂的頭髮捋順。
“大叔還真是喜歡做些大叔才會做的事呀。”巴納比還是板著一張臉,“可惜大部分時候還像個小孩一樣。”虎徹只是“切、”了一聲沒做其他回應。(不就是被像小孩子一樣對待了一下嘛。)手上好像還留有頭髮的感覺,忍不住想再揉那麼幾下。不過虎徹剛伸出手就被目標一眼給瞪了回來,只好假裝整理帽子。
“所以帶我來這裏究竟是要做什麼?”
“算是……成為搭檔之後的紀念?在爆彈那次事件裏不是合作愉快嘛。”這個藉口也是臨時想的,想不起來最初的動機是什麼,剛好巴納比又答應了邀請,虎徹也沒有繼續回想所謂的目的。
“居然會自己付錢來這麼高級的地方請客,大叔挺有錢的。”巴納比指了指外面,“是不是很討厭大樓?所以上次就順手把那棟給拆了。”
“說的好像你自己沒份一樣——喂、兔子?”
“嗯?”
剛才是錯覺麼,進行著如此無聊的對話,兔子那傢伙居然莫名其妙地笑了。到底該選個怎樣的話題,才能讓談論變得有趣起來……虎徹手指敲著桌面,一時間冷場了。
“我說虎徹……”
“啊~是巴納比先生嗎?”女侍應甜笑著走了過來,“我們老闆想請你來拍張照。”
(兔子無論什麼時候都那麼受歡迎啊。)對著留下一句“回來再繼續說。”就跟著漂亮女侍應離開的巴納比,虎徹歎了口氣。(為什麼自己就沒有那麼耀眼啊……——其實自己不也是被那種光芒閃到了嗎。)說起來兔子他啊,到底是怎麼想的?雖然“大叔大叔”叫習慣了,自從JAKE那次之後突然是不是來句“虎徹”,以為終於得到搭檔認可了,平時冷嘲熱諷也不見少,到底是為什麼啊!
高腳杯壁映出虎徹的愁眉苦臉。“這樣看又老了幾歲的樣子嘛,什麼時候開始反而像年輕人一樣愛東想西想了。”然後他抓起杯子呷了一口。這去拍張找的時間可真久啊,八成是被扣下來聊天了吧?兔子在公眾面前一直都是好脾氣的代表——怎麼就不能對我也好點呢。幾乎每次休閒時間和兔子出來都會泡湯,今天大概也要一個人過了吧。一邊想著好酒可不能浪費,(不過兔子剛想對我說什麼?)虎徹開始了無聊的單人時間。
……
…………
“喂、大叔。”
“啊……?”
睜眼看到的是桌布、桌子邊緣和高腳杯的腳。
“口水都流出來了。”
(口水……?) 有人拿紙巾在他嘴角抹了抹。
“竟然自己一個人喝了這麼多,真浪費。大叔,起來,該走了。”
(說什麼浪費……我可是為了不浪費才喝掉的!)起來是什麼意思……再睡會兒多好。虎徹賴賴兮兮換了個方向。
“想要公主抱回去嗎,虎徹。”
等、等一下!這回徹底清醒了。“兔子你別動手,我自己走就是了!”

結果那次最後還是不知道兔子想說什麼,兔子忘了說,自己也忘了問。窗外的景色換了一大半,旋轉餐廳已經旋轉了180°。
“爸爸,明天去海邊吧,難得的休假。”
“是啊……”不合時宜地、PDA響了起來。“抱歉啊小楓,爸爸的假期到此為止了。”
“我就知道,每次都這樣,真是的。”直到進了電梯,小楓的抱怨似乎還能隱約聽到一點。(真是對不起,小楓。)
不過,剛好趁此機會找兔子問清楚吧。

Fin.

拍手[1回]

姑娘們縮在疊起來的木箱後面嘰嘰喳喳。
“現在怎麼辦啊?”
“按……按照劇本上寫的,裝進箱子就可以了。”
“誰去?”
“只是隨便裝進什麼箱子就好了,要是沒人去,找個男生去就好了吧?”

我在Y市的這所大學讀書,近來恐怕是新春將至,周圍有些不太平。學校外面是一條普通的小店排列的街,再下去,這條街會和一段火車鐵軌平行進入林子,一直通往山底下。只是鐵軌在半路因為坡陡而改走其他路線,拐彎的地方林子已經很密了,所以看不清楚到底是拐到哪兒去了。
正是在這條街上,有一間和普通的街機店一樣灰暗的存在,裏面無非是一些許久未更新的格鬥對戰遊戲和賽車,店裏的牆不知道被什麼弄得燒焦了似的(也許以前發生過火災),老闆也懶得在店裏呆著,又在旁邊弄了間小賣部,售賣零食和遊戲幣。不過,大概是太過老舊了,連男生都很少光顧。
本來都快被遺忘的街機店,在即將過元旦的時候又被想了起來。
“迎新晚會的劇本,寫什麼好呢?”一起吃飯的姑娘叼著勺子。她被稱為部門裏的莎翁,先前我們曾合作過一個小劇本,裏面塞滿了充滿莎士比亞風情的臺詞。
“啊、外面那個街機店不是先前發生過殺人案嗎!就以那個為藍本吧。”
“那個兇手不是還沒找到嗎?”「莎翁」的眉頭皺了起來。
“那我們就來寫個兇手被找到的結局好了。”
“找到兇手啊……”「莎翁」顯得有些猶豫,給我的直覺是她在擔心什麼。
“如果是害怕沒有落網兇手看到來報復,那我們就不要做得那麼明顯就好了。”——那麼我們就直接抓住懲辦掉他吧!偶爾也覺得,熱血一下很不錯呢。但是看「莎翁」那麼擔心的樣子,最後還只是下了“改動”的決定。
兩個月前,因為路過的學生聞到惡臭,員警在街機店裏找到了被藏入多個機器的遊戲幣收集箱裏的人頭。此後,大概是塞不下了,一列火車經過的時候發現了橫在鐵軌上的無頭屍體,接著順藤摸瓜,找到了旁邊小山洞裏的屍體堆。其中有一小部分,甚至是我們學校那些沒什麼存在感的學生。
——但是稍後,這些就被忘記了,抓兇手的事也不了了之。不知道是被人故意壓了下來,還是負責的人真就這麼無能,大家在相對安穩的環境裏,也就懶得去想了。
說是改動,其實也沒有改太多,只是把地點蓋在了市裏面一個遊樂場,最後說話露餡的兇手,因為害怕懲罰而拼命逃亡,上了一棟正在裝修的建築,途中碰倒了建築工人放在那裏的梯子被裏面的刀片和工具砸死了。兇手依舊沒有被抓到,可也以某種方式償還了血債。
大概這就是所謂大家能接受的“正義”?
由於劇本過於現代,「莎翁」說讓我一個人寫,完成之後,她來挑演員。
“請你不要再問我了好嗎?”拎著劇本去指定地點找她的時候,意外地聽到一個男生的怒吼。戴著眼鏡的高個平頭男生,我只知道是我們學院的,具體情況不清楚。認識他的說他這人平時還不錯,怎麼會對著「莎翁」發火到這樣?
“對了對了,就是這種氣勢!”毫無疑問應該是被怒駡的一方,「莎翁」卻做出了如此回答。
“啊~八音,我找到了合適的演員哦!”
僅僅聽了大綱,「莎翁」已經開始物色適合“兇手”的演員了。“很難得,張同學一下就答應了!”她轉過頭來對我擠了一下眼睛,笑容也有點不太自然。
“劇本在這裏,同學你回去看一下,彩排那天來走一下臺磨合一下就好了,剛才看了你的表演,我也覺得沒問題。”我把列印出來的僅有的一份劇本遞給他,拉著「莎翁」就走,“我們還有會要開,先走了。”
“你幹嘛啊,明明就不情願還答應找他演幹嘛啊!”
“沒辦法啊,他自己找上門來的。”「莎翁」說。
“自己找上來的?你不會拒絕啊?”
“我哪敢啊!我總覺得他的小平頭有點眼熟,應該在街機店裏見過他,經常縮在最裏面的角落,還有一次碰見過他去跟小賣店老闆催過帳,估計家裏是放高利貸的。”她突然放小了聲音,“你說,會不會是他借著老闆的欠債來威脅他不要說出去啊?”
“我看這傢伙八成就是兇手,我們躲著吧,最後那天幹掉他算了。”
“你要怎麼幹掉他啊?”
“也是……”
我們避開那個男生順利排練,暫時由我頂替了“兇手”的角色,當道具組通知我樓道的場景已經做好之後,我們決定大家一起來彩排一次,兩天后就正式演出。我打電話聯繫了張同學,他說他也一個人認真練過了。
“你們上次不是說缺少一把刀子嘛。”他來的時候把那把東西在我們面前炫耀般的晃了晃,“我帶了一把來。放心,假的。”
“那……你就放到那邊的梯子上好了。”它看起來比真的還真。
他爽快地答應了。彩排比我預想的要磨合得好,最後“兇手”開始逃亡,道具組把做好的樓道場景推出來:拐角壘著些箱子,幾個階梯,上面有一個放了很多工具的梯子。“兇手”往梯子上跑的時候不小心碰倒了——
——“呀啊啊啊啊啊!!!!”
一個道具組的女生突然尖叫起來。
“怎麼會這樣!”
我和「莎翁」躲在箱子後面不敢看,如果他被自己帶來的那把刀子砸到了……
“線……線……”
為了好收集和做效果,所有的假工具都是用線連在一起的,只是我把它們換成了比較不容易斷鐵絲。現在偷偷探頭出去,只看到那些工具和線纏繞著一個紅彤彤的直立物。或許氣管也被割斷了,所以連慘叫都沒有吧……
“現在怎麼辦啊,八音?”「莎翁」湊過來問我,後面還有幾個不敢探頭出來的女生。
“按……按照劇本上寫的,裝進箱子就可以了。”劇末,會用象徵死亡棺材的箱子把“兇手”移下臺。
“誰去?”本來要做這項工作的姑娘們都縮在一起不敢出去。
“只是隨便裝進什麼箱子就好了,要是沒人去,找個男生去就好了吧?”我想了想,最後只能這麼回答。

Fin.


——它只是我前天晚上梦境实录而已╮( ̄▽ ̄")╭

拍手[0回]

喂鼓勵和慰勞窮B遊戲公司版頭製作員工呆司D子以及窮B遊戲公司全體努力工作的員工,還有尚未開始寫腳本的附錄主催S、該死特樹哥,謹以此文治愈(個P)你們。

CP是呆司點的所以不要怪我。
OOC是我意圖治愈的時候經常犯的錯誤所以不要怪我(那怪誰?)。

最後非常感謝阿鬼製作的貼紙娛樂大眾。
以及現在阿芒已經開始畫貼紙了。加油!

此文是筆者在一教吹著夜風聽著講座一邊搓手(你是蒼蠅嗎)的時候想出來的爛梗。
所以如果您看完後沒有恨筆者,筆者就滿足了……


=====================================================================
子夜歌


案子已經差不多了結了,剩下的只是把收集到的線索整理一下,交給來收消息的人,至於接下來的事,那就不是他管的了。
曾經的大理寺少卿、洛陽神探,在冬夜將近過了一半之時仍舊坐在燈下,然後停下握了整夜的筆,伸手往旁邊夠了夠。——空的。
(是了……現在已不是在大理寺了。)自然不會再有人為他放一盞熱茶於幾旁。手有點冷,於是擱下筆,雙手合十搓了搓。
“你還真是放不下這些俗事啊。”旁邊有人似從睡夢中醒來一般地問了一句。
“狄大人還真是置身世外了。”他回道。這案子本是有人暗中托于狄仁傑的,結果那老傢伙說自己手頭要處理的事太多,不肯幹,而他覺得有趣便接了過來。
“到底是年輕人氣盛,耐不住閑。”狄仁傑裹著被子就直接走到廳裏,在旁邊坐下,湊過來望了一眼,“看來這案子你已經解決了嘛。”裴東來看都不看他,拿起筆繼續寫。狄仁傑從被子裏伸出一隻手,倚著桌子撐著下巴,盯著那只白皙過分的手運筆紙上。明明那是一種天生的疾患,但是握筆的白色的手和它的主人一樣無處不透著力量和執著——白的手和泛黃的紙,中間是黑的墨飄逸,最終浸透紙上。
夜愈深,為了抵禦寒冬,所有窗子都合上了,只有一扇為了讓室內空氣不至於讓人昏昏欲睡還開著。寒氣從外面悄悄侵入,將兩人的呼吸溶進死寂一片的冬季的夜。
少頃,又寫完一張,裴東來把紙從面前移開,摞到旁邊寫好的那堆上,完了伸手又習慣性想拿些熱暖一暖,結果一抓空,沒停下筆,直接說了聲:“茶。”隨後也沒再去想,一直沒有動的左手竟也不覺得寒冷了。
貪戀於這種溫暖,他也沒去多在意,只是把注意力繼續留在紙上墨上,把那些資料和線索一一整理好。
最後一個字落成,收筆,想起來活動一下——長時間呆在案前,尤其是在冬日,人都會僵硬的——他發現他竟無法脫身。左手、本以為是麻了失去了知覺,順著望過去才發現真正的原因是,某個一落座就被他忘記的傢伙,雙手交疊著他的左手,腦袋歪在桌上睡著了。
裴東來試圖把手抽出來,沒想到被拽得還挺緊。索性一腳踹在那人身上,喊道:“狄大人請放手,本座不是您夢中那些姑娘。”狄仁傑身上裹著厚棉被,所以這一腳下去也不覺得疼,倒是含糊了一句:“你怎麼還在‘本座本座’的,都離開大理寺了……”裴東來有些怒了,又補上一腳道:“放手。”
“東來你的手很涼,好不容易才捂熱了,別又涼著了。”狄仁傑仍在半夢半醒中,不過這句沒有含糊,吐字清晰。裴東來聽得也清楚,只得再吼一句“放。”狄仁傑回一句“不放。”裴東來瞪他,狄仁傑不知是裝睡還是真沒醒,總之就是不睜眼。
“你放不放?”
“不放。”
他抬手就想往下打,可是狄仁傑裹了一身被子,打哪兒都不見得痛。
裴東來說:“我要去睡了,放手。”
狄仁傑答:“收消息的人就快到了,你睡下再起來這手可又會冷了。”裴東來怒了,右手重重落下,管他痛不痛,打了再說。狄仁傑被子一角驟然掀起,往下一蓋,將那伸來的右手收進去,又道:“坐下等著。”
裴東來還想說什麼,狄仁傑模模糊糊喃了一句“東來,別鬧了……”聲音極小,裴東來倒是一下子不知所措,只好在凳子上坐下,任雙手給人捂著。這一鬧手倒是不冷了,不過指尖傳過來的溫度仍舊高於自己的體溫。
兩人就這麼一個歪著一個坐著,又安靜了良久,裴東來輕踹了對面的人一腳,“睡著了?”答曰:“嗯。”
問:“睡著了還能回答問題?”
對曰:“夢中是也。”
踹並問:“何時醒?”
對曰:“若夢中能執子之手,但願永不蘇醒。”

Fin.

拍手[0回]

今天快被小朋友的稿子氣死了!一天改了四五篇OTL
所以好想求治愈啊!本來想寫來治愈自己和順便腐摸D醬的結果好像氛圍一點都不暖?
颱風雖然歪了可是依舊各種風中淩亂……
夜半三更,不知所雲。
果然比起狄渣還是跟班小透明最好了!

=========================================================================
秋霽[跟班×裴]



秋雨初晴。洛陽這地方,入秋便少雨,而一旦落雨天氣將驟然變冷。
這一天,遇上個棘手的案子,待回到寢所的時候已然東方既白。裴東來走到矮幾前,倒了一杯水灌下,然後隨意垮進扶手椅,單手撐著腦袋就閉上眼睡了。
外面的雨已經下到了尾聲,只有不成氣候的零星雨點,可是一刮起風還是能變成削人的刀子。一直跟著大理寺少卿的小吏把傘撐在門口晾著,也沒進屋,生怕這一步踏進去會侵擾了裴大人的好夢。不知是長年辦案的習慣還是習武之人的共性,裴東來向來睡得很淺,他身上所帶的野獸的特性,即使在睡夢中也不忘捕捉任何一點風吹草動。
好不容易得以休息的大理寺少卿,歪著頭,幾縷白子特有的淡金色發絲從帽子之下垂落,然而眉頭依舊緊縮,或許就算處於休息當中也不由自主地在思考。然後他輕咳兩聲,卻並未醒來。
(是不是冷著了。)小吏伸出手置於房間門口,可以感受到收到手掌阻擋的風有多想跨越過去湧進房內。他轉身想把門關上,又想起裴大人所說的,這案子緊急複雜,若有任何線人或是有消息報來要第一時間知道,所以無論何時這門,都要保持暢通。
——又不能貿然去為裴大人添衣。
小吏想了想,掩去半邊大門,剩下的半邊,自己立於前面,能擋得一點算一點吧。
少頃,忽聽得旁邊「吱呀」一聲,另半邊門打開,裴東來就這麼突然沖了出來。小吏拎起傘就要跟上,此時天已放晴,太陽也露出了個邊角。然而裴東來揮了揮手,自己戴上遮陽帽表示他不用跟來了。“在此等著,我去求證一些事情,有什麼消息幫我收著。”
大理寺少卿背著一身武器,腳步倒是輕得像貓,只要消失在視野裏基本就無法捕捉行蹤。小吏在房前階梯上坐下,除了等待他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已經不記得這是多少次了,自己有職責「保護」的裴大人甩下一句“不必跟來”,讓他陷入一種進退不能的窘境。一是擔心擅自跟上會阻礙了裴大人查案,一是擔心專注于查案的裴大人會忽略了某些他所不能觸及的東西——
沖得太前,總會離危險太近。何況一位白子,顧忌總會比別人多。
過了晚餐時間,裴東來總算回來了。小吏將一些呈上來的消息給他看了,至結束已將近亥時。然後裴東來說想休息了,於是他下去燒水,想著裴大人累了兩天,該浸浸熱水解解乏。誰知水也放好了,回來通知的時候發現裴大人又趴在案前睡了。
這水怕是等會兒還得再燒過了。
裴大人這一天查案,又過了晚餐時間才回來,忙碌之中說不定還沒進食。如此想著,小吏奔赴膳房去找些點心,以便讓裴東來在醒來的時候能稍微吃點東西。本來認為裴大人這一睡至少要有個把時辰,所以準備得慢了些,回來屋裏又不見了人。他尋了好久,在偏房聽到水聲,這才驚了——先前放的水早已涼了。
“裴大人……水涼了……”
裴東來只是應了一聲“嗯”,就沒了下文。
“要不要再燒一盆來……”
“不必了。”
有時候他在想,裴大人或許是最難伺候的一位了,他知曉他對真相的執著,他知曉他對查案的熱情,他能理解那種廢寢忘食的熱情;他無法預測裴大人下一步的行動,因而無法真正做到周全的準備。
這大概是一種疏於職守。
小吏想了想,最後還是退了出去,往膳房打了一碗溫蜂蜜水。或許這是他目前唯一能為裴大人做的事了。

Fin.

拍手[1回]

居然意料之外的上千了!!!!!
哇咔咔咔咔咔咔wwww
嘿嘰~說起來……我寫狄裴多不容易啊!!

好吧其實我是All裴……我只是裴子本命而已,攻君是誰與我無關←節操呢!?

這只是用來自我治愈的甜食TwT
嗯……因為咱一寫甜食就容易OOC,所以……無視吧無視吧我只是爲了自我治愈而已……
起因是中午太陽很好很舒服,於是跑出去曬被子,曬完了就被收回來的被子治愈了←你是怎樣……
於是就想到了這個梗……
不才完全寫不出那種治愈的感覺……巴死我算了OTL……


===========================================================
暗香[狄裴]

“我們要在這裏呆一晚。”狄仁傑打開房間的趟門,這時外面的太陽已經落到可以讓人直視的程度了。“你去把……”然後聽到後面傳來一聲冷哼。
轉身發現,即使陽光已經到了傷不了人的程度,大理寺少卿還是往陰影裏挪了挪,然後像是思考了一下,往通向驛站院子的門那邊走去。
“我出去一下。”裴東來冷冷應對,“去找有沒有多一間屋子。”
“驛站正是多人的時候,有一間屋子留著就算不錯了。東來你……”才吐出幾個字,看看對方的臉色,最後只好歎口氣,“算了。”
裴東來開門,走人。狄仁傑看著那邊的門“啪”地合上,搖了搖頭,從充當窗子的趟門那方跳了出去,外面是一方空地。這裏靠近池邊,晚間有些涼,而這些天氣好,太陽足,狄仁傑一到這裏便把被褥放去曬著,現在天色一暗,為避免晚間的蚊蟲侵擾,最好先把被褥移回屋裏來。
“沒想到狄大人也是如此多事之人。”裴東來在後方嘀咕了一句。
狄仁傑抬頭:“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以為狄大人做了虧心事,要逃,所以回來看看。”
狄仁傑捋著一撮小鬍子:“虧心事是有,但是還沒做。”
“如此便好。”門再一次撞上。半晌,大理寺少卿回來了,臉上沒有表情。
“我就說,正是驛站人多的時候,這不……”
“這不還真的讓我找著了。”本來是不打算說的,只是來告知一聲就回房休息,但是誰叫那老混蛋再三死纏爛打,裴東來只好大致指了一下自己今晚的住處。
狄仁傑一聽,眉頭立刻皺起來,說話的時候翹翹的小鬍子一顫一顫的。“這怎麼行!那種地方空氣不暢,濕氣淤積,日間曬不到太陽,晚間還要更冷……”剛想說「對身體不好」,但是裴東來怎麼說也是大理寺少卿,若是這般看清了他,自是要被惱怒的小豹子好好修理一頓的。——雖然論打架自己不會輸,可這連續幾日奔波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對兩人來說都需要休息。
只得以一句“罷了罷了”收尾,隨後狄仁傑也詢問過要不要換房間住,也理所當然地被拒絕了。
(正當年輕氣盛的時候,怎麼都不肯認輸的吧?)

倉促間收拾出來的房子果然不怎麼樣,儘管驛站的人看裴東來也是有來頭的人,拼了命的佈置,也達不到能讓人睡得「舒服」的效果。
裴東來將就著躺在浸染了點濕氣的褥子上,外面剛結束晚宴的達官貴人們才開始散去,酒後胡言亂語吵得人不得安寧。翻個身想用被子把耳朵堵上,卻發現被子像被釘在地上一樣——扯不動。
“你怎麼……”
壓在上面的是某個混蛋小鬍子。
“我要休息了,今天此處也無發生案子的傾向,狄大人無事請回吧。”沒好氣地送客。狄仁傑個頭稱不上魁梧,力氣卻不小,被子給他壓著竟是一點都扯不動。“本座要休息了!”再次強調,對方也仍舊一動不動。
“東來……”一開口居然帶了點哀求的成分。裴東來瞪他。
“在這種地方真的不好入睡,過來吧。”
“本座要睡覺了!”不理,繼續瞪他。
“那你起來一下。”小鬍子把什麼東西搬了過來,觸到身上有點暖暖的,“不然就把你綁過去。”
懶得理他,裴東來翻個身,就是不起。
耳畔又是一聲歎息,隨後悉悉索索有什麼摩擦的聲音。
“東來,你睡這個。”狄仁傑在旁邊鋪起了一床被褥。
“狄大人用的東西,我可不敢。”
“那我們換房間。”
裴東來終於肯坐起來……瞪他了。這樣大眼瞪小眼互相瞪了良久,差點沒打起來。
“明天還要繼續趕路,我住好房子,用的東西差一點;你住差房子,用的東西好一點,其實是一樣的。”狄仁傑捋著鬍子。裴東來一聲不響地換了床鋪,把被子蓋在身上,轉過去背對著混蛋小鬍子,擺出一副「我都按你說的做了,慢走不送」的樣子。誰知混蛋小鬍子把剛才死死壓著的那床被子一概,在旁邊躺下了。
“東來你曬不得太陽。”他說。
(廢話。)白子如何與陽光共生。
“但是陽光其實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他說完這句就沒再出聲,過一陣均勻的呼吸聲充斥了鼓膜。

“不用你說。”他回答。曬過的被褥暖暖的,帶有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Fin.

拍手[2回]

◎ カレンダー
◎ プロフィール
HN:
飯堂君
年齢:
27
HP: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90/05/03
職業:
大學三年生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Attention!!:腐生物出沒注意·禁止無授權轉載!!
★本BLOG【+文+】分類文章與一切實際團體和人物無關。


❤コミック・アニメ・音楽・ゲーム
×吵鬧的小孩

❤コミック:
白黑奇譚/KARNEVAL
PANDORA HEARTS/DOGS

❤小說:
Durarara!!//文學少女
428-被封鎖的渋谷//DDD
Fate/ZERO//冰上慧一·怪物獵人系列
盜墓筆記

❤CP&キャラクター:
黑×白/桃丘八藏[白黑奇譚]
與儀×花礫/黑白/糾/朔×平門×燭[KN]
臨靜(堅定不可逆)[Durarara!!]
海涅×巴度[Dogs]
ALL基[PH]
Sherlock×Watson[Sherlock2010]
刻命×不良[尸体派对]
裴東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 so on待補充

❤聲優:
第一本命→中井和哉
第二本命→綠川光
(×天雷→浪川大輔)

❤ゲーム:
Persona系列/FF系列
MONSTER HUNTER
幻三系列/絕三
仙三(電視劇去死)
尸体派对

LOGO自取(可直鏈)

◎ 留言板
◎ XIAMI
◎ 最新コメント
[10/24 D君]
[10/08 拉嘞個布]
[10/08 lady渣渣]
[08/16 X鬼X]
[06/24 阿药]
◎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ブログ内検索
◎ バーコード
Script: Ninja Blog 
Design by: 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