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飯堂君のシノビブローグです!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哇咔咔咔咔咔咔本大爺一定是冷CP的元老啊!
話說沒有人覺得小透明跟班很贊嗎!沒有嗎!!

大家都知道,裴子是老狄一时短路害的……如果当时有跟班在的话,跟班会怎么做呢
跟班才不会去砍链子呢!跟班肯定会第一时间撑伞啊!!!


所以狄叔我討厭你TAT!!!!
忠犬小跟班才是你最好的選擇啊裴子,你咋就不會回頭呢!!!

小短打,居然也上了1000+
哦漏TwT
大家快無視我的爛文筆我只是雞血了而已!!



===============咳咳,正文===============================

酹月

現在想想,一直以來所看到的都是那個人的背影。
初次見到的時候也沒想到這樣一個年紀輕輕的白子也會變成大理寺少卿。——各種方面來講,他只是隱藏于裴東來陰影之下的一介無名小卒,他人對他的印象也不過是一把罩在大理寺少卿頭上的一把油紙傘而已。
然而真正需要生存於「陰影」當中的,倒是大理寺少卿本人。
白子自是不能與光同存。
這本來應當是非常柔弱的存在,但是這位白子無論日夜都在四處奔波,為了查清各種各樣的案件。由此看來,如果將這種弱點隱去的話,裴東來是一個非常厲害的人物;不過加上這層弱點,卻會讓人對其的敬佩之心油然而生。
帶著這種敬佩之心,他變成了別人印象中的一把傘。
甚至在自己的上司、裴東來口中也未曾聽到呼喚其名的聲音,基本上得到一個眼神示意,他就必須明白該做什麼。
白子的視力不佳,裴東來與人交談的時候總是處在一個對方不舒服的角度上,並且無論如何也不喜歡把背後亮給他人——除了這把傘。只有被分配到大理寺少卿身邊第一天,這把「傘」直面了那雙瞳,之後的之後,他一直都沒能享受到被那雙似豹的眸子盯著,入眼的頂多只能到側臉。——「傘」畢竟不能存在於人前。
油紙傘破了、換了,撐傘的面孔也一直未變。
似乎是默契,也似乎是習慣,無論裴東來帶著他去辦什麼案子,他總要拎把傘在手上。

【這一次竟然出事了。】

一道詔書送來了狄仁傑,在他們去查看屍體的路上,一個順手,一個疏忽大意,因為天陰而把傘給忘了。他在外面盯著狄仁傑的鳥籠,希望太陽別出來。
似乎老天故意要破壞他的請求,陽光灑下來的時候鳥籠著火了。
“裴大人、裴大人,鳥籠著火了!”
聽到他的報信,裴東來第一個沖了出來。裴東來沒有戴遮陽的帽子,他忘了帶傘。
(白子不能與光同存。)
(不能讓陽光照到裴大人。)
這種信條長年來已經刻在了任務表的第一條。
還好裴大人在階梯上蹲下來查看鳥籠,讓他可以憑著低對方大約一個鞋跟的高度遮去陽光。但是這仍舊有些勉強,他只好把手伸出來,儘量擴展陰影的空間。好在去膳房的路上勉強「借」到了一把傘。
陽光下參了毒的一碗雞血逐漸沸騰,炸裂的一瞬間他下意識地把原本打在裴東來頭頂的傘往下移了移。不知道是不是要隔絕那些飛濺起來的血珠,還是怕那些說不清道不明的、害死了大理寺卿的東西從那碗裏附在少卿身上,怕那些從地域燒起來的火蔓延到這為白化鬼探身上。
然而裴東來自己把傘網上抬了抬。
——是啊,大理石少卿是不會畏懼這些東西的。

比在他忘記帶傘的時候出太陽還過分,老天給了他更大的麻煩。
後來的工作,大理寺少卿把他留在了大理寺,遮陽的工作交給了一頂小小的遮陽帽。
之後,他聽說武后身邊的寵臣上官靜兒死了。
之後,他看到通天浮屠倒塌。
之後,他聽說狄仁傑離開了帝都。

然後呢……?
然後呢………………
餘下的是沒有更多消息的消息。大理寺的人,查案,本來就置身於危險當中。這是他們一進來就明白的東西。
通天浮屠倒塌後的夜空,少了壁障可以更清楚地看到高懸的明月。
只是他這把「傘」,以後要為誰而撐。

Fin.

拍手[4回]

PR

說了一長了肯定OOC……
麥團長對不起OTL……
還有請原諒我蹩腳的英文。(正直臉←你真的是學商英的嗎?←不,其實我是學日語的。(扯淡!!

於是這裡排版很囧,團長你要原排版敲我……


=========================正文====================================
Mobile[SH×JW]

【Baker Street. Come at once if convenient. SH】
【If inconvenient, come anyway. SH】
【Could be dangerous. SH】


從酗酒的姐姐那裏得到的手機,雖然剛到手的時候因為它不全屬於自己而感到有些惱怒,不過那些小孩子的情緒只是在心裏鬧騰一下就算了。John把那些不屬於自己生活的世界的短信一清而空,除了留在手機上面的刻痕,現在這部傢伙才大致上變成自己的東西了。
大約一個月後,除了一些毫無意義的短信之外基本就是空的手機信箱,才出現了一些轉機。

31st January

在收件箱裏清理短信翻到這一天的時候,按在刪除鍵上的手指縮了回來,然後往回再繼續搜索有沒有不必要的殘留。
“You have one new message.”
新資訊的圖示和系統“叮咚”的提示音突然發生,John決定先打開看看。

【Remember to buy some milk. SH】

這算什麼?John有點生氣。
〖It’s your turn.〗
【My card is in your wallet.】
John立刻從沙發上起來,到桌上翻開自己的錢夾……Sherlock之前借給他的信用卡規規矩矩地躺在裏面。(明明記得還給他了……)
〖Where are you?〗
【Working.】
經常把”I will be lost without my blogger.”掛在嘴邊的Sherlock,居然會說著”Working.”一邊把自己留在家裏,八成又是去做什麼無聊實驗了。還好他沒有把奇奇怪怪的東西再帶回家來或者在房間裏搗亂————比如說那個冰箱裏的人頭還有滿牆到現在還沒癒合的槍孔……啊、對了,還有一個險些弄炸的罐裝啤酒。
關於那瓶僥倖的罐裝啤酒的內容,現在還作為兩個無聊人士的聊天記錄留在John的BLOG裏。那篇文章的題目叫《Diamonds are forever》。
〖OK, remember it is YOUR turn next time, Sherlock.〗
想到那些收銀機就不爽,一排擺在那裏簡直就向是來和購物者吵架的。不過家裏貯藏的牛奶消耗速度近來有所上升,不知道是不是被拿去做了實際情況比預想還要無聊的實驗。John撓了撓後腦勺,跟Mrs. Hundson打過招呼就向超市進發。

【Do you still remember the diamond? SH】
〖You’ve said that case was boring.〗
【No, I mean the recent one.】
〖Yes?〗
【I left it on the table, in the candy box. Would you take it to me?】
〖Well…〗

John簡直是把門踢開的。
John差點把剛買回來的牛奶用甩的放進冰箱。
對於Sherlock這些不可理喻的行為雖然早就見怪不怪了,不過不可理喻就是不可理喻,他不知道這樣下去是不是真有一天太陽系也會按照Sherlock的想法而違背它自己的規律。
那個糖果盒必買回來的時候輕多了,顯然內含物被吃掉了不少,不過裏面裝的並不是甜膩的糖果,而是一些當夜宵充饑的零食。John開始在剩下的半盒零食的掩埋下尋找那顆所謂的被遺漏的鑽石。

——然後他在裏面發現了一台手機。
——全黑色的手機。

毫無疑問這是Sherlock的東西。John打開自己的手機打算發短信問問Sherlock到底在搞什麼鬼,不過當事人的手機現在就躺在他面前,再怎麼發資訊也無濟於事。John對著零食下的手機歎了口氣,拿起來。
“You have one new message.”
新資訊的圖示和系統的提示音。

(What a f…)

傳來的mail上是一張前些日子一位重要人士丟失的鑽石的照片。
“Do you like it, John?”
“No, your joke was not funny at all.”
“How about the real one?”
“What?”
“I’d like to give it to my blogger.”
不知道何時出現在沙發上、抱膝而坐的Sherlock,攤開的手上放著一顆八邊椎體打磨的透明石頭,笑著說。
“You said that diamonds are forever, right?”
“Not me. It’s Bond.”
“But who said that we were having a Bond night,then?”


Fin.

拍手[0回]

超短……

====================正文撒=================================

[Sounds of steps.]

John: Who’s that?
Sherlock: Me.
John: You have said that you would be with your family tonight, right?
Sherlock: You have said that you would be with Sarah, right?
John: So, why you’re here now.
Sherlock: The same question to you.
John: I bought some milk and I’m coming to put them in the fridge, or you may starve to death in two or three days.
Sherlock: Unfortunately, I bought some beans and I want to use the fridge now, too.
John: …Well, never mind.

Fin.

拍手[0回]

幸福是……
※腦補而已,而已。



他不是王子,他自然也不可能是公主。
雖然一早就認識了,並且還有不少的來往,可是真正的開端還是那一場戰爭。
不能算是一個傳說,更加不是一個故事。
熱血青年和穩重大叔現在還在為這樣一個問題而爭吵著。

※※※※※

窩窩住在一棟大型公寓裏,說不上豪華,也不算簡陋,總之還算不錯——什麼地方一旦住慣了,都還可以吧。窩窩的房間就是那些規格幾近相同的房間裏的一個,但是裏面滿滿地塞著東西:寫著字的紙不管寫滿沒有都是隨地亂丟的;牆上是海報的不是海報的有地方就貼上,甚至可能貼了有幾層了。
窩窩就在這樣的地方生活著。
他也知道,在他的周圍住著各色各樣的人。窩窩曾經去敲破其中一些人家的大門,沖進去大鬧一番,也會是不是被人沖進來鬧一下,不過這些的程度都比不過他自己在家鬧騰的時候。
鬧得太過火的時候,房東百度甚至會來採取綁人手段。
然後6月9號晚上嘛,那個得知他將要做什麼而找上門好幾次都被無視或者打退的房東又來了。那個傢伙空著手來的,態度似乎還沒有前幾次來警告的時候硬。
“窩窩,”百度說,“過來一下。”
天不怕地不怕的窩窩,離開剛剛還在敲字和天涯紅黑貓撲晉江他們雞血的電腦,穿著自己刷上【腦殘不滅,聖戰不休】大字的襯衫走到百度所站的大門面前。
“怎樣啊?”窩窩問,“幫那幫臭傢伙開大無敵呢,我還沒揍你呢就自己找來了啊。”
“不怎樣,消停一會吧。”
窩窩感覺自己腦袋的某個位置被敲了一下,失神的瞬間,百度半挾半拖著他就順著樓梯往下走。
“我嘞個去,你幹嘛!吃了大力丸啊!平時一副軟軟弱弱的樣子今天打興奮劑了啊!”
“………………”
好不容易停下了,前面一陣金屬摩擦的聲音,大致猜到這是什麼地方了。
“你還來真的!來真的!姓百的你想怎樣!”背後著地,有點痛。
“在小黑屋裏呆兩天,好好反省一下吧。有時候太給面子也不好,是吧。你也不用怕,反正過了今晚什麼的,就把你和他們一起放出去。”百度退到門外,逆光也可以看到面部肌肉笑得扭曲,“啊對了還有一點——我姓韓。”
“韓度你個黑心的!!你到底還關了多少人!!那幫壞掉的妖精呢!你就這麼放任——”
“你在說什麼?請說韓語呀思密達~”
房東笑著關上了鐵門。
“呸。”窩窩在角落坐下,想起沒來得及關的螢幕上戰友們的留言,還有沒來得及發出去的揉臉兔斯基。“呼——沒有電腦真不方便啊。”
不幸中的萬幸,大概就是手機還在而且接收信號良好吧。

※※※※※

手機模式『啊~被關小黑屋了。』
[窩窩你還好吧?喵—]
手機模式『就算如此依舊擋不住我的熱情啊哈哈哈!腦殘不滅,聖戰不休!』
〖嘖,我們也有盟友遭此劫難呢,百度還真愛棒子。〗
手機模式『他說他姓韓。』
【快到時間了,準備吧。】
〖知道了,小黑。〗
【小你妹。】
「………………圍觀。」

※※※※※

〖韓度皮真硬,我先去棒子的網站玩玩。〗
[找到了喲,那些傢伙的資料。喵—]
【行動推遲半個小時。】
「我去傳達……」
手機模式『我去傳達!!!腦殘不滅,聖戰不休!』
「………………啊、不小心同步了呢(笑)」

※※※※※

[大家辛苦了!喵—]
【來根煙,等下繼續。】
〖真爽!〗
手機模式『腦殘不滅,聖戰不休!!!』
手機模式「……辛苦了。」

※※※※※

“為什麼天涯突然也手機模式了……(兔斯基揉臉)”敲好這句話,然後按了【發送】。過了一陣,才收到天涯的回復,裏面有錯字,看來是在匆忙中打下來的。

  手機模式「殺微等一下。」

什麼啊。窩窩在蜷縮的地方換了個姿勢。天涯這個人,一直都是圍觀圍觀什麼的,真沒意思。他躺下來,把腿翹到牆面上,讓血液往大腦裏流多一點。感覺腦子不夠用啊,天涯從聖戰到一半開始好像就在刻意回避什麼,又在故意透漏一點什麼。

  手機模式「你被關小黑屋了啊。」

“不是早就跟你說了嗎。”
「我一直在看著呢。你想過搬家沒有?」
“怎麼?”
「沒什麼,問一下啊,如果我給你蓋了間房子,來不來?」
“暫時沒地方去了吧,你不收我房租而且比韓度的大我可以考慮。”
「真挑剔啊。」
“WOWWOWWOWWOWWOW……”
「真是夠了誒。」
“嘁,自以為是的大叔。”
啪、地合上手機蓋,等了一陣沒收到短信。
這大叔該不會是半路死了吧……窩窩打開手機蓋,沒有新短信。關上。你說這大叔幹嘛沒事幹到處亂跑啊,萬一半路遇上個NC妖精什麼的那不就要被拖去小巷子裏○○××了吧!嘖,好不容易那大叔還算看得進眼的,真被NC拖去○○××可就太可惜了。

  手機模式『你還活著吧,天涯大叔。』

敲敲敲敲,然後發送。
“你說誰是大叔啊!”
沉重的金屬摩擦聲,然後另一把聲音在那後頭響起。
“你剛答應了是吧。”天涯說。
“答應什麼?”
“不收房租的大房子,你就去住是吧?”
“啊。你想美救英雄啊?”
“給你發帖不用兩百字?”
“不夠。”
“房間按你喜歡的佈置,已經加上明顯的個人標記了。”
“你幹嘛了——”
“去你原來的房間好好參考了一下。”
“我要兔斯基!!!”
“有點難度……回去買給你好了——還有你那是什麼姿勢啊!”
“熱血青年的姿勢。”
“真是的——”天涯歎了口氣,把藍色短髮梳得頗有些幹練風的青年,盯著仍舊把腳翹在牆上的金髮墨鏡青年,“你這樣,我想拉你起來都不可能啊!”


Fin.


請期待後續【天窩的性福生活】和紅黑《與你為鄰》←專門拿高考題來尋開心嗎……

拍手[1回]

=w=計畫十個小節的臨靜(靜受)文
雖然每個小節字很少但是我就想把它寫成連載
啊哈哈哈哈啊!!!
放出1、2節先XD




=========分割=================
===============分割===========


Uno/廚房裏的灰姑娘
從新宿去往池袋的話,真是近得令人打心底裏覺得不可思議。
到底是為什麼要選擇駐紮這裏呢?或許是因為從那寬廣的落地窗望出去的話,沿山手線若干站的距離就是一個讓人忍不住要懷念的城市了吧。
自新宿的頂端俯視著這片土地和在那上面流動的人類。如果把整個東京比作一個生命體的話,那麼道路就是血管,鋼筋水泥玻璃建起的樓房是細胞,人類是在血液中漂浮輸送的物質。
——物質的話,就一定存在對生命體有利或有害、互補互助和相互無法共存的種類吧?
物質在器官與器官之間移動傳輸,才能讓生命體活躍起來。而那些器官——例如新宿和池袋——城市就如此汲取所需的物質。生生不息,生生不息。
作為這些物質之一,折原臨也陷在寬大的辦公椅裏,滑鼠點上電腦螢幕正中央的關機按鍵。
“又準備去哪里?”波江頭也沒回繼續整理檔。
“與其擔心我還不如多去擔心一下你那可愛的弟弟。”
女性在鼻腔裏哼了一聲表示對前半句的否定,針對後半句的話語尚未出口,折原臨也已經合上了房門。
算是某種意義上的潔癖嗎?出門的時候總是喜歡穿上毛絨綴邊的外套,然後在袖口內側藏上一把折疊小刀。金屬電梯殼的涼度從後背傳過來,臨也下意識地把玩手裏的小刀。顯示器上面的數字在迅速見效,不過因為電梯的品質非常好,即使在快速下降的過程中也不會產生失重感。
“呀~不知道天使掉下來的時候是不是也這樣呢——啊、不過根本就沒什麼天使的吧,就算有賽爾堤那樣的存在,也不過是墮落的女武神——那麼從自命清高的頂端,或者是從所謂的強大寶座上被拽下來的時候,會不會產生心臟要從背心穿出來的糟糕感覺呢?”
拇指敲擊手機鍵盤打下這些文字,這個叫做折原臨也的男人正在降落到人類的濁世當中去。


Due/不會漏水的靴子
“接下來的黃金周,你打算怎麼過呢?”
從四月底開始到五月初,好不容易的長假,對許多上班族來說是具有相當誘惑力的。這意味著可以從長時間的忙碌中脫出來,好好放鬆一下身體和心理,“打算怎麼利用黃金周”在四月下旬的開端就滿大街地飄飛。
比如飾以草綠色的車廂裏,避開高峰期搭乘列車的自由職業者們,事實上已經進入了休假時期,正滔滔不絕地討論假期目的地的行程問題。
“呐、你說,去北海道度假怎麼樣?”
“啊……有點老土誒。”幾個看上去像學生的女孩子聚在一起,明明車廂很空卻沒一個人肯坐下,而是圍成一個圈,腦袋集中向裏埋著,明顯劃分出一個小團體。
“我比較想呆在家裏……”
“不要那麼宅啦,小心曬不到太陽身上發黴。”
“到六月份才開始談發不發黴吧!”女孩子們開玩笑地打鬧起來。
離她們有點距離的座位上。
“我說啊,在行駛的列車上這樣很危險吧。”頂著雷鬼頭的男子小聲嘟囔,旁邊的人一點反應也沒有。作為【黃金周的時候去揪出那些讓人誤以為跑出去度假其實是在家裏窩縮著的混蛋們讓他們還錢】的加班報酬,湯姆決定提前放個假。
現在正是【放假歸來】的途中。
山手線由南往北的這一段,覺得無聊的平和島靜雄決定閉目養神,結果在旅行疲勞的作用下睡著了。列車行駛過程中平緩穩定,這輛平均每天要運行將近三十圈的列車,每天都重複著同樣的動作,承載著都市人千篇一律的日常生活。
——相反這種從外地歸來,過著他人的日常生活,卻不是湯姆和靜雄所謂的【日常】。
——那應該是、從反面來說的另外一種……
喇叭開始喳喳作響,看來是要報站了。下一站就該到了。
湯姆伸手想叫醒靜雄。
“下一站是————————…………”

“PANG!!”
劇烈的撞擊。


(萬惡的)TBC...

拍手[0回]

內褲你的生日賀。
抱歉我這麼晚才交上來OTL……
還有就是Let me die.


===========================================
正文噗拉基
================================================================
「從星座上來看,射手座所蓄勢待發的箭矢,正對著的正是天蠍座的心臟所在的那顆星哦。」
——星月學園 弓道部部長 金久保譽


“我不會認同你的。”
還只是初夏的弓道部,就算是木質結構建築,仍舊拜倒在副熱帶高氣壓的作用下,熱氣從各個方向呼啦呼啦地升起,整個道館就像桑拿房一樣籠罩於水滴小到無法用視覺捕捉的蒸汽當中。
木之瀨梓,對面是雙手環抱胸前的副部長。宮地龍之介。
(真是不友好啊。)即使如此,還是要掛著笑容。從初涉弓道一來,作為無論什麼都能輕鬆掌握的“天才”,木之瀨頭一次被如此磊落地直接否定。
第一印象,糟糕透了。
即使是副部長,這樣說話也不太好吧。到底為什麼,會這麼令人覺得討厭呢?木之瀨有意無意地,會向道館另一端瞥一兩眼,無法理解,真的無法理解。明明是副部長,這個職位不僅僅是靠著實力就能穩坐的吧,況且雖然部員們都很害怕,卻沒有一個人說討厭宮地。(而且看得出來,並不是不敢說。)
——為什麼,和他的第一次見面就有種很不好的感覺?
——宮地龍之介這個人,到底特別在哪里?
可能察覺到自己一直被盯著,宮地放出一箭後回頭望向這邊,看到木之瀨笑臉後,練習時一本正經的面孔立刻從眉心的地方皺了起來。
“你還真是喜歡皺眉頭啊。”
自此,“一直皺著眉頭的那個”就被當成木之瀨對宮地的專稱,儘管出於對副部長和前輩應有的尊敬,木之瀨心裏倒是從未放棄過這個稱號。蟬在外面嘶吼,弓道館的氣氛不知道這個會不會就像這個夏天一樣這麼悶熱下去。
“嘖……”宮地收拾好東西,直起身來檢查還有沒有被遺漏的東西。傍晚的弓道館,木頭被陽光塗得像燒紅的烤箱,而現在面對這個巨大烤箱的、只有他和木之瀨而已。儘快收拾好離開吧,和那個一年級的多呆一陣都會覺得難受。木之瀨的弓道……已經無法作為討厭他的藉口而存在……事實上,就算沒有這個藉口,自己還是無法和他好好相處吧。
即使承認木之瀨的弓道,確立對手的身份,也沒有辦法改變心裏抗拒這個人的氣息的事實。宮地找到鑰匙,準備鎖門。
木之瀨站在場館中間不知道在看什麼。
“喂、我要鎖門了。”
“啊啊,”隨口答應著,一年級生拿起東西慢慢走到門口,“副部長有時間嗎?”
——又是那一種笑。
——又皺起了眉頭。
“我……找部長還有事。”敷衍過去吧。
“部長?已經和夜久一起先走了呢,關於全國大賽,有些事想和副部長談一談呢。”木之瀨望望已經沒人的小路,轉回來盯著宮地。他比宮地要矮一點,但正好仰望的時候可以一直盯到對方的眼睛裏。
“全國大賽的話,直接和部長說不是更好嗎。”真想立刻逃離這種不懷好意的氣氛,宮地握緊提包帶。
“啊、如你所見,部長已經走掉了——果然還是算了嘛?”
宮地心裏暗暗松了一口氣。
“……不過——”木之瀨的語氣依然帶有不明意味的強硬,似乎他長久以來都用這樣的語氣說話,時時刻刻像刀子一樣抵在對方脖子上,也許是這個天才一般的傢伙使用的保護色……宮地有小小那麼一瞬間感到有點悲哀。“如果是部員心裏的煩惱,宮地前輩應該會願意聽一聽的吧?”
宮地把背包帶換到另一隻手上,帶頭開始往前走:“好吧。”
“那麼,去食堂找個安靜的地方好了。”
“不要,那種地方不適合談事情。”
“那天臺花園呢?”
“冷。”都是十分蹩腳的理由,可就是不想順著木之瀨的想法。
“那你說怎麼辦?”木之瀨停下來,前面宮地還在繼續往前走,“那個方向該不會……”
“是啊、翻牆出去找個安靜的地方坐下來慢慢談——別說你不敢。”

“其實呢,宮地君在害怕是不是。”木之瀨攪動一次性杯子裏的咖啡使砂糖充分溶解。這附近就算有小店,說實話環境也很糟糕,結果他們最後達成妥協一人一杯即溶咖啡,就蹲在圍牆腳下進行所謂的“談心”。
怕自己被超越因恐懼而顫抖、或者是因為強大的對手興奮而顫抖其實都是一樣的吧?“結果都是一種反應。不過還好不是機械的反應。”
“很開心啊,有前輩這樣的對手在,我對弓道的興趣越來越濃了呢。”
“我可什麼都沒做。”宮地皺著眉頭呷一口即溶咖啡。
“不過前輩今天也難得答應和我一起出來了吧。”
“只不過是對部員應有的關心罷了。”
“呀——原來宮地前輩也是好人啊。”
“…………”
“好吧,”木之瀨站了起來,“這些我想說的。”
“就這樣?”宮地抬頭望著已經翻過牆只露出一個腦袋的木之瀨。
“為了不要在全國大賽上輸給我的氣勢,加油吧,前輩。”說著,他舉起手作出手槍的樣子。

“啪。”

Fin.

拍手[0回]

人參的第一篇瓶邪。
架空了。OOC了。
大少生日賀第二彈……
原諒我……【掩面



============================================================
正文他喵的
============================================================
漂流瓶

宁静的早晨终结于一声突兀的响铃。
吴邪打开门,外面站着一个人,从头到脚都很黑——并不是那种肌肤显现出来的、或是服装的颜色,而是一种无法描述的感觉。吴邪因为这突然的拜访而不知该作何反应,对方似乎按了门铃后就一直保持一种面无表情的呆立状态。
两厢对视半天毫无结果,因为不知道底细,所以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语气才好。半晌,吴邪选择了一个折中的办法——
“名字?”
对方终于也有了回应,不过也仅限于左手向前摊开,右手在左手心划了一下。大概是需要纸笔吧。
(咦?不会说话吗?)吴邪一边进屋取来了书写工具。
“张起灵。”
白纸上的黑字。如上。

这就是那位访客记得的所有东西。

“要吃什么东西吗?”
意料中的没有得到回答,但是吴邪随意拿来的东西,张姓小哥都会很爽快地全部吃下去。
大概每天都是这样单方面发声的日子。小哥也从来不捡地方,拖着吴邪给他的一条毯子躺沙发就睡,但是早上很容易发现他挪到经常能被阳光照到、比较暖和的地板上蜷缩着。
“果然睡地板还是会冷吧。”天气转凉,吴邪再也受不了了,虽然来历不明但到底说还算是个客人,又不是白吃白喝,时不时会突然消失带点什么东西过来。所谓拿人家的手短,如此倒也谁都不欠谁了。
“放着好好的沙发不睡,为什么要缩到地板上去啊。”已经有点抱怨意味,连吴邪自己说完都觉得稍显欠妥。不过小哥照例没有回答,吴邪也没办法了,彼时他正在整理照片,一沓一沓的相册慢慢翻开重新归类。这些不是简单的工作,但是为了工作有时候必须得这么做。
长时间重复相同的动作,意识都快散掉了,好在隔壁有个温暖的物体,时不时会传些热度过来,才想到并不是一个人在这个空间里,为了不失礼也得撑着点吧。
啪啦啪啦地一页一页翻过去,手边这几本都是没什么太大用处的生活照,唯一的好处就是老了以后翻一翻觉得自己也有过这样那样年轻时候的生活。所以整理起来就相对随便一些。
“等一下。”
没听过的声音。虽然不像播音员那么精确,但是确实是听一遍就印象深刻的声音。
吴邪愣了一秒,直到发现有只手抓着自己翻页的手腕,才惊讶地想到一件事——
“我×!原来你会说话啊!”
小哥又没了声音,就这么抓着吴邪的手翻回去几页,然后一直盯着其中一页发愣。不能确定他想看的是哪一张,吴邪莫名其妙地转过去看他,开口想说什么的时候,小哥又突然把手松开,坐回原来的地方去了。
吴邪多次询问无果。

三天后他又消失了。

再三天后,无邪开门受阻,低头看见地上躺了个人。
努力动作轻而小地拖到浴室抹干净了,结果发现需要包扎的地方比想象的要多太多了。花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全部处理好,不至于会感染化脓。这次在吴邪不再让他再自作主张,小哥也无法自作主张的情况下,小哥被拖到了床上安置。
“伤病员就要有伤病员的样子。”
吴邪抱着上次被打断整理的相册在床沿坐下:“这回你跑不掉了。”
翻到小哥特别留意的那一页,吴邪继续六天前的询问。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哪里出了问题引起小哥的注意的,那几页放了几张以前捡到过的流浪猫,幼小,黑色的毛纠缠在一起,脏兮兮的。弄回来洗洗干净,用眼药水瓶装了牛奶喂饱,如此几天小猫才慢慢变得有个猫样。
可惜的是,后来被路过收垃圾的趁自己不在家随手顺走了,还包括一个很重要的坠子。长久以来寻找无果,也只能作罢,毕竟不是什么能拿到台面上正大光明报案的东西。
小哥仍然盯着翻开的那一页,半晌,有了动作。
他把左手伸到吴邪面前,刚才一直抓着物体的手掌摊开,赫然举着那个以为没办法再回来的坠子。吴邪把东西拿开后,小哥又指了指其中一张相片。上面只有那只猫和那个坠子,显然那会儿坠子被当做逗猫的玩具了。
(原来如此啊。)
而找回它的过程,看小哥一身的坑坑洼洼就知道了。
吴邪长长吁了口气:“你先休息吧。”
这一睡就是昏昏沉沉的一周。
一周后,伤愈的小哥再次消失。
以往最长消失时间不会超过一周,这一周结束后,小哥没回来。
下一周结束后,小哥还是没回来。
待到吴邪已经从不喜欢身边没有这个人,变成无奈地强迫自己习惯身边少了个人,小哥彻彻底底从主观上被认为不会回来了。
到底是个恩人,连道谢的机会都没有。吴邪坐在沙发上喝茶,身边没有那个温温热热的物体。
一忙起来,有些东西就顾不上了。抱着这种心态,吴邪拼命没事找事做,事实证明其实效果也不错。

“快7点半了啊……”还有五分钟就到重要资料传送过来的时间了,吴邪匆匆忙忙从外头往家赶,进门前踢到一个物体,那个物体发出沙沙的声响滑出去一点。用手机光线照了照,一个破旧的纸箱。
“谁把垃圾扔别人家门口啊,这么缺德。”走过去想清理掉,居然低头发现里面有活物。
一只黑猫蜷缩着睡觉,毛茸茸的。

Fin.

拍手[0回]

◎ カレンダー
◎ プロフィール
HN:
飯堂君
年齢:
27
HP: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90/05/03
職業:
大學三年生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Attention!!:腐生物出沒注意·禁止無授權轉載!!
★本BLOG【+文+】分類文章與一切實際團體和人物無關。


❤コミック・アニメ・音楽・ゲーム
×吵鬧的小孩

❤コミック:
白黑奇譚/KARNEVAL
PANDORA HEARTS/DOGS

❤小說:
Durarara!!//文學少女
428-被封鎖的渋谷//DDD
Fate/ZERO//冰上慧一·怪物獵人系列
盜墓筆記

❤CP&キャラクター:
黑×白/桃丘八藏[白黑奇譚]
與儀×花礫/黑白/糾/朔×平門×燭[KN]
臨靜(堅定不可逆)[Durarara!!]
海涅×巴度[Dogs]
ALL基[PH]
Sherlock×Watson[Sherlock2010]
刻命×不良[尸体派对]
裴東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 so on待補充

❤聲優:
第一本命→中井和哉
第二本命→綠川光
(×天雷→浪川大輔)

❤ゲーム:
Persona系列/FF系列
MONSTER HUNTER
幻三系列/絕三
仙三(電視劇去死)
尸体派对

LOGO自取(可直鏈)

◎ 留言板
◎ XIAMI
◎ 最新コメント
[10/24 D君]
[10/08 拉嘞個布]
[10/08 lady渣渣]
[08/16 X鬼X]
[06/24 阿药]
◎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ブログ内検索
◎ バーコード
Script: Ninja Blog 
Design by: 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