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飯堂君のシノビブローグです!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給大少的生日賀第一彈!


============================================
正文切割
============================================
Bad Romance

「私が笑っている それだけで怒ってしまう」
——只要我一笑,你就会生气

原本堪称华丽丽的落地,因为膝盖上的伤口而向旁边歪倒了一下。不过还好马上稳住了而且静雄又是背对着自己,不然就麻烦大了。临也踢了踢险些扭伤的脚踝。
鞋底擦着地面的碎石,静雄转过身,前方临也已经重新站了起来。
不知道他还能撑多久。静雄推了推已经满是划痕的墨镜。即便怪力如他也会有疲惫的时候,况且折原临也不是别人,不是蛮力就能轻松解决掉的家伙。——这正是他最讨厌的地方。像条狐狸一样……啊不,更准确来说是鳗鱼一样的东西,每次都以为抓住了结果就这么从双手的禁锢中溜掉了。
即使干了这么多场架,他还是捉摸不透这个叫做折原临也的害虫在想什么。但是静雄向来抱持着一种“既然捉摸不透那就不要想了直接打扁了才是正道”的原则,因此就算临也脑子再好用,对上静雄也是要吃些亏的。
——况且这是一场从一开始,临也就落在下风的比试。
静雄叼着烟回忆起那场架。和平时没有什么太大不同,唯一的不同就是这次临也的出场很衰,他承认他当时其实是很想一脚踩下去了事的,可是因为他很想体验一下那家伙最喜欢的居高临下的感觉,他拼了命去忍想要立刻踩断这家伙脖子的欲望,装作一副你这家伙没什么了不起的样子企图恣意像临也俯视众生那样鄙视他。
然后他发现他的努力都白费了。
因为临也又笑了。
很欠扁。
非常欠扁。
——直接就超出了他的忍耐范围。
构筑起来的所谓气势瞬间瓦解。

(真想撕掉那副嘴脸啊!)

完全无法理解他生活在怎样的世界里。静雄灭掉快要烧光的烟头,又要对不起幽了,无意识地在墨镜后面皱了皱眉,折原临也这个家伙,似乎正在以破坏他标志性的酒保服为乐。
到底算什么呢,这个家伙。
(敌人吧?)好像见不到他也并不会恨到要去新宿揪他本人初来揍一顿。
(宿命的对手?)为什么总是有那么几个字看不顺眼。
(旧同学?)感情还没好到想把这个头衔重新拿出来使用。
(讨厌的路人?)根本不可能。
或许唯一能解释的就是入侵地盘的讨厌侵略者了吧。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各个人的空间重叠着,也始终有不能被侵犯的领域。所有人像非洲原野上的野兽一样共存、斗争、猎杀与被猎杀。
静雄点起下一支烟。但是没有入侵者会如此烦人。对,不是难以驱逐——临也每次都会走开——不是难以驱逐而是烦人:不停地出现、骚扰。
就像黏在皮肤上毛发间的微小生物一般——
果然还是只有那个能形容了吧…………………………


「アナタの中のワタシほど ワタシの中のアナタの存在は」
——我在你心中的地位,就如同你在我心中的地位

前方十米,拐角。
还有十五步,距离被发现。
好像来不及立刻跑掉啊。
黑色皮鞋、西装裤、黑色夹克、白色衬衫、规规矩矩的小领结。
“临~也~老~弟~哟~”像俯视什么掉落在地上的垃圾一样,静雄从靛蓝的无边镜片后面看过来,还干脆蹲下,双臂随意搭在腿上,一副毫无戒备的样子。
(自己根本就是被小看了啊。)
也难怪……临也抬头回看那副眼镜,怎么这么不走运。从大老远就嗅到讨厌的气息——虽然不能自诩嗅觉比野兽还灵敏,但是这种气息最好分辨了,而且还不止是从气味上——即便如此自己还是大意了,以至于闹成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
“诶呀,小静静。”一时想不到该用什么表情来面对,在明显很痛的表情之上,嘴角自己就弯了起来。(哎呀哎呀,这已经成定式了吗。)最后挂在临也脸上对着静雄的,是一副欠揍到极点的笑容。
一边因为疼痛而扭曲着额头,一边很得意地扯起嘴角。
“今天也这么有空出来闲逛吗?”
“哼,”静雄的嘴角也动了一下,不过那是再确定不过的抽筋、鄙夷还有【我很生气】,“是感觉自己的领地被不法分子侵入了啊。”静雄说着捡起地上的什么照着临也的头按下去。
这可不是什么好玩的事情啊。
感觉得到那五根修长有力的手指正握着一颗石头将要往头皮里扎,继续下去恐怕颅骨上会留下一个可怖的大窟窿吧。
“就算羡慕,也不必对我这么好使的大脑下这种重手吧!”被打到真的会很痛啊,加上……没错,刚刚一个疏忽结果就这么不小心摔倒了,然后就发生了这样的事————
“小静静你可真是一点都不温柔啊……”
从手腕的阴影里弹出的小刀以半圆弧形的轨迹划过前方斜上的空间,静雄向后仰了一下,但是在此之前,临也的小刀已经完成了任务——静雄的领结飞了出去,衬衫第一颗纽扣上方靠近咽喉的位置被长长地撕裂了。
……至于皮肤,只有一条浅浅泛红的划痕。算得精准。
“很了解哦,我。小静静的一切我都很了解哦!”非常了解非常非常的了解,因为从第一次见面就不断处于不能称之为“打闹”的打闹之中,虽然仍旧不能准确估测静雄的下一步行动,但是那个人的习惯性动作,怎样可以轻易激怒他以及用多大力可以在那副身躯上留下多重的伤……全部全部都知道哟。啊、掌握一个人、尤其是自己对手的详细信息,对于一个情报商来说存在着多大的诱惑啊!
乘着静雄向后躲避而放松的机会,他往侧旁一滚顺利逃出掌控。膝盖部位的皮肤火辣辣地痛,应该擦破皮了没错。
“真糟糕,就是因为小静静你在附近啊,我很失态地摔倒了呢。”折叠小刀咔地收了回去,临也优雅地拍了拍外套毛茸茸部分黏上的尘土,“所以小静静……你是不是该……嗯——让我想想——稍微赔偿一下呢?”临也用戏谑的语调,食指点在一边的脸颊上,歪头笑得十分令人火大。
作为回答,静雄直接伸手掰下路边竖着的牌子,也没时间注意上面写着什么,非常顺畅就这么照着对面讨厌的面孔甩了过去。
“那么,你就把和这个抱着睡觉当赔偿吧!”
如此又是非常日常的事情了。对于折原临也与平和岛静雄来说。

最后临也在再次逃跑前整了整衣服,他的毛绒缀边外套在地面上粘了不少灰尘。然后那个脑子不知道长来做什么用的混蛋抬起头来问了一句——
“我在小静静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存在呢?”
“臭虫。”抓得到的话最好直接捏死的那种。
“所以说小静静你真的真的一点都不温柔呢。”


「ワタシのことを見ていてね ずーっと、ずっと」
——要永远看着我、永远

“…………在十字路口左拐就是了。”静雄伸出手虚空比划着,两名拿着地图的女子鞠躬道谢。
应该是游客,看上去很可爱,虽然说不上很漂亮,不过绝对是让人看着就觉得舒服的类型。也难得(难怪)静雄连指路这么麻烦的事情也没有爆发。
“小静静不生气的时候倒是个挺温柔的人呢。”临也调侃道。声音不大,刚好可以让想让他听到的人听到。
“……………………临•也•老•弟————————”
两名游客姑娘尖叫着跑开。
又是很平淡的一天。

FIN.

拍手[0回]

PR

◎ Post your Comment
Name
Title
E-mail
URL
Comment
Pass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Trackback URL
◎ カレンダー
◎ プロフィール
HN:
飯堂君
年齢:
27
HP: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90/05/03
職業:
大學三年生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Attention!!:腐生物出沒注意·禁止無授權轉載!!
★本BLOG【+文+】分類文章與一切實際團體和人物無關。


❤コミック・アニメ・音楽・ゲーム
×吵鬧的小孩

❤コミック:
白黑奇譚/KARNEVAL
PANDORA HEARTS/DOGS

❤小說:
Durarara!!//文學少女
428-被封鎖的渋谷//DDD
Fate/ZERO//冰上慧一·怪物獵人系列
盜墓筆記

❤CP&キャラクター:
黑×白/桃丘八藏[白黑奇譚]
與儀×花礫/黑白/糾/朔×平門×燭[KN]
臨靜(堅定不可逆)[Durarara!!]
海涅×巴度[Dogs]
ALL基[PH]
Sherlock×Watson[Sherlock2010]
刻命×不良[尸体派对]
裴東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 so on待補充

❤聲優:
第一本命→中井和哉
第二本命→綠川光
(×天雷→浪川大輔)

❤ゲーム:
Persona系列/FF系列
MONSTER HUNTER
幻三系列/絕三
仙三(電視劇去死)
尸体派对

LOGO自取(可直鏈)

◎ 留言板
◎ XIAMI
◎ 最新コメント
[10/24 D君]
[10/08 拉嘞個布]
[10/08 lady渣渣]
[08/16 X鬼X]
[06/24 阿药]
◎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ブログ内検索
◎ バーコード
Script: Ninja Blog 
Design by: 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