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飯堂君のシノビブローグです!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11月1日,室友妹子一起去天河吃午飯然後去Jusco買晚上做飯的菜。離學校最近的地鐵站雖然也要走10來分鐘但是我們已經習慣了,米關係!於是我們就開心地走著去哪個非常荒涼的地鐵站,想著今天也有位子坐。然後我們的笑容在我們看到地鐵開過來的時候就永遠地消失了——就算沒有消失那也是因為僵硬。


滿滿一車的人啊!

你們快告訴我……那麼荒涼的地方到底是怎麼塞進來這麼多人的!!!
其實更蠢的是我們壓根就忘記那天地鐵開始免費了!!!



好吧這個不說,我們上車以後……聞到一車廂都是……養雞場的味道。果然不出所料,到了公園前下車的時候,聽到好多人以大分貝打電話說“地鐵神馬的啊,一點都不好坐啊。”
————TMD你們還真是來坐地鐵玩兒的啊!!!!!

然後我整個人都崩潰了……
還好一號線比較給力還是往常那麼多人,不是我要歧視誰,一號線你沒有開到郊外去真是太好了……

回來的時候坐三號延長線,上車的時候大家從兩邊往裏面擠,我覺得每天坐一坐免費地鐵,是成功瘦身的最佳方法。
反而因為大家都去擠地鐵了,我們回學校的時候坐了郊區公交車,一樣也是免費……比平時倒是……空了不少。

結論就是:免費時間別出門了,大家都宅吧。

拍手[1回]

PR

這貨不是裴少卿,這貨不是裴少卿……【抬頭望標題
囧嘞個囧的塗鴉╮( ̄▽ ̄")╭

裴少卿

拍手[0回]

喂鼓勵和慰勞窮B遊戲公司版頭製作員工呆司D子以及窮B遊戲公司全體努力工作的員工,還有尚未開始寫腳本的附錄主催S、該死特樹哥,謹以此文治愈(個P)你們。

CP是呆司點的所以不要怪我。
OOC是我意圖治愈的時候經常犯的錯誤所以不要怪我(那怪誰?)。

最後非常感謝阿鬼製作的貼紙娛樂大眾。
以及現在阿芒已經開始畫貼紙了。加油!

此文是筆者在一教吹著夜風聽著講座一邊搓手(你是蒼蠅嗎)的時候想出來的爛梗。
所以如果您看完後沒有恨筆者,筆者就滿足了……


=====================================================================
子夜歌


案子已經差不多了結了,剩下的只是把收集到的線索整理一下,交給來收消息的人,至於接下來的事,那就不是他管的了。
曾經的大理寺少卿、洛陽神探,在冬夜將近過了一半之時仍舊坐在燈下,然後停下握了整夜的筆,伸手往旁邊夠了夠。——空的。
(是了……現在已不是在大理寺了。)自然不會再有人為他放一盞熱茶於幾旁。手有點冷,於是擱下筆,雙手合十搓了搓。
“你還真是放不下這些俗事啊。”旁邊有人似從睡夢中醒來一般地問了一句。
“狄大人還真是置身世外了。”他回道。這案子本是有人暗中托于狄仁傑的,結果那老傢伙說自己手頭要處理的事太多,不肯幹,而他覺得有趣便接了過來。
“到底是年輕人氣盛,耐不住閑。”狄仁傑裹著被子就直接走到廳裏,在旁邊坐下,湊過來望了一眼,“看來這案子你已經解決了嘛。”裴東來看都不看他,拿起筆繼續寫。狄仁傑從被子裏伸出一隻手,倚著桌子撐著下巴,盯著那只白皙過分的手運筆紙上。明明那是一種天生的疾患,但是握筆的白色的手和它的主人一樣無處不透著力量和執著——白的手和泛黃的紙,中間是黑的墨飄逸,最終浸透紙上。
夜愈深,為了抵禦寒冬,所有窗子都合上了,只有一扇為了讓室內空氣不至於讓人昏昏欲睡還開著。寒氣從外面悄悄侵入,將兩人的呼吸溶進死寂一片的冬季的夜。
少頃,又寫完一張,裴東來把紙從面前移開,摞到旁邊寫好的那堆上,完了伸手又習慣性想拿些熱暖一暖,結果一抓空,沒停下筆,直接說了聲:“茶。”隨後也沒再去想,一直沒有動的左手竟也不覺得寒冷了。
貪戀於這種溫暖,他也沒去多在意,只是把注意力繼續留在紙上墨上,把那些資料和線索一一整理好。
最後一個字落成,收筆,想起來活動一下——長時間呆在案前,尤其是在冬日,人都會僵硬的——他發現他竟無法脫身。左手、本以為是麻了失去了知覺,順著望過去才發現真正的原因是,某個一落座就被他忘記的傢伙,雙手交疊著他的左手,腦袋歪在桌上睡著了。
裴東來試圖把手抽出來,沒想到被拽得還挺緊。索性一腳踹在那人身上,喊道:“狄大人請放手,本座不是您夢中那些姑娘。”狄仁傑身上裹著厚棉被,所以這一腳下去也不覺得疼,倒是含糊了一句:“你怎麼還在‘本座本座’的,都離開大理寺了……”裴東來有些怒了,又補上一腳道:“放手。”
“東來你的手很涼,好不容易才捂熱了,別又涼著了。”狄仁傑仍在半夢半醒中,不過這句沒有含糊,吐字清晰。裴東來聽得也清楚,只得再吼一句“放。”狄仁傑回一句“不放。”裴東來瞪他,狄仁傑不知是裝睡還是真沒醒,總之就是不睜眼。
“你放不放?”
“不放。”
他抬手就想往下打,可是狄仁傑裹了一身被子,打哪兒都不見得痛。
裴東來說:“我要去睡了,放手。”
狄仁傑答:“收消息的人就快到了,你睡下再起來這手可又會冷了。”裴東來怒了,右手重重落下,管他痛不痛,打了再說。狄仁傑被子一角驟然掀起,往下一蓋,將那伸來的右手收進去,又道:“坐下等著。”
裴東來還想說什麼,狄仁傑模模糊糊喃了一句“東來,別鬧了……”聲音極小,裴東來倒是一下子不知所措,只好在凳子上坐下,任雙手給人捂著。這一鬧手倒是不冷了,不過指尖傳過來的溫度仍舊高於自己的體溫。
兩人就這麼一個歪著一個坐著,又安靜了良久,裴東來輕踹了對面的人一腳,“睡著了?”答曰:“嗯。”
問:“睡著了還能回答問題?”
對曰:“夢中是也。”
踹並問:“何時醒?”
對曰:“若夢中能執子之手,但願永不蘇醒。”

Fin.

拍手[0回]

今天快被小朋友的稿子氣死了!一天改了四五篇OTL
所以好想求治愈啊!本來想寫來治愈自己和順便腐摸D醬的結果好像氛圍一點都不暖?
颱風雖然歪了可是依舊各種風中淩亂……
夜半三更,不知所雲。
果然比起狄渣還是跟班小透明最好了!

=========================================================================
秋霽[跟班×裴]



秋雨初晴。洛陽這地方,入秋便少雨,而一旦落雨天氣將驟然變冷。
這一天,遇上個棘手的案子,待回到寢所的時候已然東方既白。裴東來走到矮幾前,倒了一杯水灌下,然後隨意垮進扶手椅,單手撐著腦袋就閉上眼睡了。
外面的雨已經下到了尾聲,只有不成氣候的零星雨點,可是一刮起風還是能變成削人的刀子。一直跟著大理寺少卿的小吏把傘撐在門口晾著,也沒進屋,生怕這一步踏進去會侵擾了裴大人的好夢。不知是長年辦案的習慣還是習武之人的共性,裴東來向來睡得很淺,他身上所帶的野獸的特性,即使在睡夢中也不忘捕捉任何一點風吹草動。
好不容易得以休息的大理寺少卿,歪著頭,幾縷白子特有的淡金色發絲從帽子之下垂落,然而眉頭依舊緊縮,或許就算處於休息當中也不由自主地在思考。然後他輕咳兩聲,卻並未醒來。
(是不是冷著了。)小吏伸出手置於房間門口,可以感受到收到手掌阻擋的風有多想跨越過去湧進房內。他轉身想把門關上,又想起裴大人所說的,這案子緊急複雜,若有任何線人或是有消息報來要第一時間知道,所以無論何時這門,都要保持暢通。
——又不能貿然去為裴大人添衣。
小吏想了想,掩去半邊大門,剩下的半邊,自己立於前面,能擋得一點算一點吧。
少頃,忽聽得旁邊「吱呀」一聲,另半邊門打開,裴東來就這麼突然沖了出來。小吏拎起傘就要跟上,此時天已放晴,太陽也露出了個邊角。然而裴東來揮了揮手,自己戴上遮陽帽表示他不用跟來了。“在此等著,我去求證一些事情,有什麼消息幫我收著。”
大理寺少卿背著一身武器,腳步倒是輕得像貓,只要消失在視野裏基本就無法捕捉行蹤。小吏在房前階梯上坐下,除了等待他現在什麼也做不了。已經不記得這是多少次了,自己有職責「保護」的裴大人甩下一句“不必跟來”,讓他陷入一種進退不能的窘境。一是擔心擅自跟上會阻礙了裴大人查案,一是擔心專注于查案的裴大人會忽略了某些他所不能觸及的東西——
沖得太前,總會離危險太近。何況一位白子,顧忌總會比別人多。
過了晚餐時間,裴東來總算回來了。小吏將一些呈上來的消息給他看了,至結束已將近亥時。然後裴東來說想休息了,於是他下去燒水,想著裴大人累了兩天,該浸浸熱水解解乏。誰知水也放好了,回來通知的時候發現裴大人又趴在案前睡了。
這水怕是等會兒還得再燒過了。
裴大人這一天查案,又過了晚餐時間才回來,忙碌之中說不定還沒進食。如此想著,小吏奔赴膳房去找些點心,以便讓裴東來在醒來的時候能稍微吃點東西。本來認為裴大人這一睡至少要有個把時辰,所以準備得慢了些,回來屋裏又不見了人。他尋了好久,在偏房聽到水聲,這才驚了——先前放的水早已涼了。
“裴大人……水涼了……”
裴東來只是應了一聲“嗯”,就沒了下文。
“要不要再燒一盆來……”
“不必了。”
有時候他在想,裴大人或許是最難伺候的一位了,他知曉他對真相的執著,他知曉他對查案的熱情,他能理解那種廢寢忘食的熱情;他無法預測裴大人下一步的行動,因而無法真正做到周全的準備。
這大概是一種疏於職守。
小吏想了想,最後還是退了出去,往膳房打了一碗溫蜂蜜水。或許這是他目前唯一能為裴大人做的事了。

Fin.

拍手[1回]

居然意料之外的上千了!!!!!
哇咔咔咔咔咔咔wwww
嘿嘰~說起來……我寫狄裴多不容易啊!!

好吧其實我是All裴……我只是裴子本命而已,攻君是誰與我無關←節操呢!?

這只是用來自我治愈的甜食TwT
嗯……因為咱一寫甜食就容易OOC,所以……無視吧無視吧我只是爲了自我治愈而已……
起因是中午太陽很好很舒服,於是跑出去曬被子,曬完了就被收回來的被子治愈了←你是怎樣……
於是就想到了這個梗……
不才完全寫不出那種治愈的感覺……巴死我算了OTL……


===========================================================
暗香[狄裴]

“我們要在這裏呆一晚。”狄仁傑打開房間的趟門,這時外面的太陽已經落到可以讓人直視的程度了。“你去把……”然後聽到後面傳來一聲冷哼。
轉身發現,即使陽光已經到了傷不了人的程度,大理寺少卿還是往陰影裏挪了挪,然後像是思考了一下,往通向驛站院子的門那邊走去。
“我出去一下。”裴東來冷冷應對,“去找有沒有多一間屋子。”
“驛站正是多人的時候,有一間屋子留著就算不錯了。東來你……”才吐出幾個字,看看對方的臉色,最後只好歎口氣,“算了。”
裴東來開門,走人。狄仁傑看著那邊的門“啪”地合上,搖了搖頭,從充當窗子的趟門那方跳了出去,外面是一方空地。這裏靠近池邊,晚間有些涼,而這些天氣好,太陽足,狄仁傑一到這裏便把被褥放去曬著,現在天色一暗,為避免晚間的蚊蟲侵擾,最好先把被褥移回屋裏來。
“沒想到狄大人也是如此多事之人。”裴東來在後方嘀咕了一句。
狄仁傑抬頭:“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我以為狄大人做了虧心事,要逃,所以回來看看。”
狄仁傑捋著一撮小鬍子:“虧心事是有,但是還沒做。”
“如此便好。”門再一次撞上。半晌,大理寺少卿回來了,臉上沒有表情。
“我就說,正是驛站人多的時候,這不……”
“這不還真的讓我找著了。”本來是不打算說的,只是來告知一聲就回房休息,但是誰叫那老混蛋再三死纏爛打,裴東來只好大致指了一下自己今晚的住處。
狄仁傑一聽,眉頭立刻皺起來,說話的時候翹翹的小鬍子一顫一顫的。“這怎麼行!那種地方空氣不暢,濕氣淤積,日間曬不到太陽,晚間還要更冷……”剛想說「對身體不好」,但是裴東來怎麼說也是大理寺少卿,若是這般看清了他,自是要被惱怒的小豹子好好修理一頓的。——雖然論打架自己不會輸,可這連續幾日奔波已經耗費了不少體力,對兩人來說都需要休息。
只得以一句“罷了罷了”收尾,隨後狄仁傑也詢問過要不要換房間住,也理所當然地被拒絕了。
(正當年輕氣盛的時候,怎麼都不肯認輸的吧?)

倉促間收拾出來的房子果然不怎麼樣,儘管驛站的人看裴東來也是有來頭的人,拼了命的佈置,也達不到能讓人睡得「舒服」的效果。
裴東來將就著躺在浸染了點濕氣的褥子上,外面剛結束晚宴的達官貴人們才開始散去,酒後胡言亂語吵得人不得安寧。翻個身想用被子把耳朵堵上,卻發現被子像被釘在地上一樣——扯不動。
“你怎麼……”
壓在上面的是某個混蛋小鬍子。
“我要休息了,今天此處也無發生案子的傾向,狄大人無事請回吧。”沒好氣地送客。狄仁傑個頭稱不上魁梧,力氣卻不小,被子給他壓著竟是一點都扯不動。“本座要休息了!”再次強調,對方也仍舊一動不動。
“東來……”一開口居然帶了點哀求的成分。裴東來瞪他。
“在這種地方真的不好入睡,過來吧。”
“本座要睡覺了!”不理,繼續瞪他。
“那你起來一下。”小鬍子把什麼東西搬了過來,觸到身上有點暖暖的,“不然就把你綁過去。”
懶得理他,裴東來翻個身,就是不起。
耳畔又是一聲歎息,隨後悉悉索索有什麼摩擦的聲音。
“東來,你睡這個。”狄仁傑在旁邊鋪起了一床被褥。
“狄大人用的東西,我可不敢。”
“那我們換房間。”
裴東來終於肯坐起來……瞪他了。這樣大眼瞪小眼互相瞪了良久,差點沒打起來。
“明天還要繼續趕路,我住好房子,用的東西差一點;你住差房子,用的東西好一點,其實是一樣的。”狄仁傑捋著鬍子。裴東來一聲不響地換了床鋪,把被子蓋在身上,轉過去背對著混蛋小鬍子,擺出一副「我都按你說的做了,慢走不送」的樣子。誰知混蛋小鬍子把剛才死死壓著的那床被子一概,在旁邊躺下了。
“東來你曬不得太陽。”他說。
(廢話。)白子如何與陽光共生。
“但是陽光其實是世界上最美好的東西。”他說完這句就沒再出聲,過一陣均勻的呼吸聲充斥了鼓膜。

“不用你說。”他回答。曬過的被褥暖暖的,帶有一種既陌生又熟悉的味道。

Fin.

拍手[2回]

要死啊……
感覺自己現在是這個

輝玉
(召喚方法:在地上畫一個圓,加一筆)

最近各種不給力啊不給力!!!
死了算了……

拍手[0回]

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
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
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
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MB的叫你当副社长!
MB的叫你當副社長!MB的叫你當副社長!

拍手[0回]

◎ カレンダー
◎ プロフィール
HN:
飯堂君
年齢:
27
HP:
性別:
非公開
誕生日:
1990/05/03
職業:
大學三年生
趣味:
二次元
自己紹介:
★Attention!!:腐生物出沒注意·禁止無授權轉載!!
★本BLOG【+文+】分類文章與一切實際團體和人物無關。


❤コミック・アニメ・音楽・ゲーム
×吵鬧的小孩

❤コミック:
白黑奇譚/KARNEVAL
PANDORA HEARTS/DOGS

❤小說:
Durarara!!//文學少女
428-被封鎖的渋谷//DDD
Fate/ZERO//冰上慧一·怪物獵人系列
盜墓筆記

❤CP&キャラクター:
黑×白/桃丘八藏[白黑奇譚]
與儀×花礫/黑白/糾/朔×平門×燭[KN]
臨靜(堅定不可逆)[Durarara!!]
海涅×巴度[Dogs]
ALL基[PH]
Sherlock×Watson[Sherlock2010]
刻命×不良[尸体派对]
裴東來[狄仁傑之通天帝國]
& so on待補充

❤聲優:
第一本命→中井和哉
第二本命→綠川光
(×天雷→浪川大輔)

❤ゲーム:
Persona系列/FF系列
MONSTER HUNTER
幻三系列/絕三
仙三(電視劇去死)
尸体派对

LOGO自取(可直鏈)

◎ 留言板
◎ XIAMI
◎ 最新コメント
[10/24 D君]
[10/08 拉嘞個布]
[10/08 lady渣渣]
[08/16 X鬼X]
[06/24 阿药]
◎ 最新トラックバック
◎ ブログ内検索
◎ バーコード
Script: Ninja Blog 
Design by: タイムカプセル
忍者ブログ 
[PR]